勸募款銳減,求助電話聲聲催 疫情衝擊企業緊縮捐款社福團體揪心

疫情影響下,不少企業的公益香港捐款預算緊縮,嚴重衝擊社福團體運作。勵馨基金會評估,上半年勸募款較去年同期銳減兩、三成,但個案需求反增兩、三成。成立近七十年的家扶基金會呼籲:「此刻亟需大家伸出援手。」

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,社福團體的年度勸募款、接濟弱勢的急難救助金、生活扶助費乃至國際認養孩童等普遍受到衝擊,上半年約短少二至三成。尤其是中型社福團體受衝擊最大,大型社福團體如家扶中心第一季也大受影響,直言扶幼工作遭遇很大危機。

以緊縮的人力服務大幅成長的個案

「在疫情期間企業與社會大眾捐款減少,甚至急凍,但個案的需求量反而增加,求助電話湧入『聲聲催』,讓社福團體都感到揪心。」勵馨基金會執行顧問紀惠容說。

紀惠容在勵馨待了二十多年,很少看到如此窘迫的現象,上半年勸募經費較去年同期少了兩、三成,但個案需求量反增兩、三成。疫情影響下,許多勞工被迫放無薪假或失業、家暴個案增加、單親婦女亟須協助,她們連房租都繳不起,十分需要籌募急難救助金。

勵馨主要救援受家暴、性侵婦女,目前約有三百位個案面臨失業、交不起房租等窘境。在募款不易的壓力下,紀惠容說,非政府紓困對象的社福團體不得不「人事縮減、遇缺不補」,以緊縮的人力服務大幅成長的個案。她也說,除婦女救援,精障團體同樣募款不易,只能與社會多溝通,讓外界知道個案需求,爭取較多捐款。

至善基金會主要扶助台灣、越南、雲南、緬甸等亞洲國家及地區的兒少發展,二十多年來幫助八萬五千多名孩子溫飽、上學或獲得認養照顧。基金會公共溝通部副主任顏瓊玉說,至善年度保單受益人慈善計畫約一億元,但一至四月捐款比去年同期少了近四分之一,以國際認養計畫而言,包括中國雲南小孩在內,約有一二○個孩子仍等待認養。

非典型就業者家庭驟失收入

顏瓊玉說,部分捐款人向基金會表達,待疫情緩和後再到郵局劃撥,也有捐款人表達認養人數要做調整。由於不少企業的公益捐款項目預算緊縮,社福團體必須採行因應策略,如信義基金會支持的「紅鼻子醫生組織」,就改為線上服務,收到不錯效果。

參與至善基金會超過六年,金鐘戲后苗可麗認養六個非婚生子女,在知道疫情影響捐款後,決定再度發片,推出最新台語單曲《心肝寶貝》,希望上線後能為偏遠貧童發聲,增加捐款所得。

而家扶基金會屬大型社福團體,執行長何素秋罕見在家扶官網喊話,指家扶邁入第七十個年頭,但扶幼工作遭遇近年來少見的危機。她說,家扶扶助對象三成來自臨時工、家庭手工與自由業等非典型就業者家庭,如家扶兒小煜的爸爸是港口搬運工、小嘉的媽媽是工廠紅豆餅包裝女工,肺炎疫情直接衝擊這些家庭的經濟來源。

家扶台北辦事處表示,家扶第一季所收捐款與去年同期減少約三成,最近雖收到一筆美光企業八百萬元捐款,但受扶助孩童的助學金、生活津貼缺口仍大,包括定期定額捐款也萎縮。何素秋呼籲:「此刻亟需大家伸出援手。」

其他較大型社福團體如世界展望會,年勸募金額規畫為四十億元,第一季疫情最嚴重時,因國外不少國家封城,勸募計畫受到衝擊,影響約在兩成。

王清峰帶領紅十字會投入抗疫

紅十字會也屬大型社福團體,過去勸募經費充足,但二○一六年《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》廢止後,敏感的企業也看風向,紅十字會會長王清峰不諱言,廢法後第一年捐款銳減。

但「無給職」的王清峰帶頭衝,深入偏遠的尼泊爾山區進行國際救援,也遠至印度山區發放物資。在國內疫情期間,她提數千萬元抗疫安心計畫,支援弱勢家庭經濟與子女教育補助,成績有目共睹,紅十字會的勸募計畫相對未受到影響。自一月二十六日投入抗疫,王清峰說:「到現在我都還沒過春節呢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