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就是我收納自身的地區

說到房間,我一直到大學才真實擁有自身的房間,在這以前全是跟大七歲的姊姊一起同用。小時房裡是左右鋪,我睡在上鋪,因為小學生和高中學生的差別實在很大,老實說,那時侯跟姊姊並並不是很熟,上鋪窄窄的單人床,對於小小的我來說,便是房間全景了。每日臨睡前最關鍵的事便是把小孩圍著床鋪擺好,有爸媽送的、姊姊不必的、還有曾經紅極一時的麥當勞HelloKitty,每隻小孩我都是有起名字,也是有固定不動部位,夜裡還會輪流跟它們說晚安好夢,現在想來,真不知道該說可愛還是恐怖呢(笑)?

 

小六時搬了家,左右鋪變變成雙人床,視野不會再是距離吊頂天花板不上一公尺的小小的乾坤,深夜翻盤還會一不小心撞倒一旁的姊姊,被揍斷的睡眠品質頓時化身為滿腔怒氣與怨恨,要打架鬥毆嗎?還是繼續睡呢?最後總是困意勝出。那時的房間依舊以姊姊為主,她喜歡什麼我也跟著喜歡什麼,對於國普通高中都只會念書的我來說,房間就僅僅個睡覺和讀書的地區。

 

後來因為姥姥的離開,家裡多出了一房,於是升上中學後,不是我搬進寢室,只是第一次搬進自身的房間,興奮也有一些緊張,雖然僅有三坪上下,但到底要怎麼填滿它,有點手腳無措。就先決定好床的部位吧!然後是書桌、衣櫃、書櫃、儲存箱,還沒有過多佈局定義,總之先把現階段擁有的全部書籍、小孩、從小累積的莫名奇妙的雜物統統發佈。亂無技巧的開始,還算有點樣子,漸漸開始迷上佈局房間,每過一季,就會要想變動配備,腦中想著這主次怎麼擺放呢?就興奮得睡不著,天一亮馬上動身。

 

這個習慣就算搬離來住後依舊持續著,每一次的重新部署幾乎都會丟掉兩大袋物品,但若要分配別,我絕並不是極簡那邊的,依舊熱愛小玩意、公仔和任何會讓心情愉快的東西,回憶也總捨不可丟,第一次一個人出國旅遊的機票、盆友寄來的名信片、公出的紀念品⋯⋯,回憶只會愈來愈多,能通過一次次取代留有的,全是我可以馬上從一望無際腦海裡把握住原因的物品。

 

這個月來到回聲樂團演唱者柏蒼的房間,他說他的房間總會當然長出一面牆體現當下的自身,我還在內心狂點頭,因為因為我有著這樣的一面牆,隨著時間愈長愈大,無法預期它的最終樣貌。總是窩在房裡創作的柏蒼,認為房間是他與全球連結的起點,對我來說,房間就是我帶著全球回來的地區,把曾經走過的角落裡、留有的痕跡,全都收納在迷你倉

 

不是我一個很愛窩在房間裡的人,但常常打開燈的那一刻,能被瞭解的溫度填滿視線,心就會覺得無比滿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