躲開了學而思卻投入日本私塾

期待小孩能在“快樂教育”中發展,香港移民到國外的中國式家庭,換了自然環境後,針對孩子的成長教育的瞭解與邏輯思維,會隨便變化嗎?能從此解決中國式家庭的教育焦慮嗎?在中國,堅信“多彩的童年比做題關鍵”,想不到為了更好地“快樂教育”趕到日本國的徐瑩,反倒變成日本國做題精兵中的一員。她是怎麼走入去的?這一次驅使她的並不是中國式家庭的焦慮情緒,只是日式的“焦慮情緒”,她也是怎樣走出去的呢?